孝感唯一新聞網站
新聞熱線:0712-2477859
廣告服務:0712-2477859
主管:中共孝感市委宣傳部    主辦:孝感日報傳媒集團
奮斗在“二七”工人運動中的許白昊
2019-10-28 17:40:34    來源:兰斯.史蒂芬森

  在“二七”工人運動中的許白昊

  

 許振斌  
 

  在中國革命第一次高潮中,被稱之為三大革命運動之頂峰的京漢鐵路工人“二七”大罷工,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次空前規模的工人運動。此次大罷工參加人數之眾多、規模之宏大、行動之統一、反抗之堅決、影響之深遠,在中國工運史上是罕見的。它充分顯示了中國工人階級最勇猛的奮斗精神、最偉大的犧牲精神和組織團結起來的偉大力量,沉重打擊了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統治,在血與火的洗禮中鍛煉了自己密切了黨與工人階級血肉聯系,提高了黨和工人階級在全國人民中的政治威望。同時,在國際上產生深遠影響,使世界看到了中國工人階級的覺醒。罷工雖然失敗了,但是,它以工人的生命和鮮血進一步喚醒了中國人民,使人民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帝國主義勢力、封建軍閥和官僚資本主義,是中國人民不共戴天的敵人,必須與之斗爭到底,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和解放。
 

  “二七”大罷工那場腥風血雨雖然早已散去,但英雄的工人們那奮不顧身與軍閥搏斗,用帶血的嗓子吶喊著“打倒軍閥、還我自由!”“勞工神圣、勞工解放!”“京漢鐵路工人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血與火的戰斗場面,依然歷歷在目;他們那種“我頭可斷,血可流,工不可復!”“決不向反動派低頭”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仍然時時激勵著今天的我們奮發作為。許白昊就是這一英雄群體中的杰出代表,他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重要領導人;是中國工人階級卓越的領導者;是“二七”大罷工主要領導人之一;他參與組織領導和指揮了“二七”工人運動的全過程。他不忘初心不負使命,竭力促成工團聯合;英勇抗爭反動軍閥,直至奪取最后勝利。極大地表現出他為中國工人階級和勞苦大眾爭自由、爭人權、謀幸福,面對強敵,沖鋒陷陣,奮斗不息,敢于勝利的大無畏革命精神。為中華民族之復興、奮力實現中國夢奏響了一曲高吭激昂、摧人奮進、永不停歇的奮斗之歌。
 

  一、牢記重托 不辱使命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召開,確定了黨的中心工作是:組織工人階級,領導工人運動。為迅速實施中共“一大”決議,1922年5月1日至6日,由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發起,在廣州召開了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這次大會的主旨是:將工人階級即刻聯合起來,組成一個階級的強固的緊密的陣線,向著資產階級和壓迫階級作不斷的奮斗。并計劃:先成立京漢鐵路總工會,再成立各路總工會,然后成立全國鐵路總工會,作為鐵路工人運動的總機關;并準備:1923年5月1日在武漢召開第二次全國勞動大會,謀求全國工人運動的統一和更大發展。許白昊作為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領導,出席了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并被當選為全國“一勞大”執行委員。同年7月,他又出席了黨在上海召開的中共“二大”。這次會議明確提出了革命的對象是: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革命的動力是: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革命的策略是:組成各革命階級的民主聯合戰線;黨在目前的奮斗目標是:打倒軍閥,推翻帝國主義的壓迫,實現民族獨立和國家統一。為了加速推進湖北工人運動的蓬勃發展,為下一次全國勞動大會在武漢勝利召開創造穩固的革命基礎,中央決定,派許白昊回湖北工作。1922年6月,許白昊領示著中共“二大”和全國“一勞大”會議的要旨,肩負著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重托,回到了武漢,以加強中共武漢區委和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長江分部的領導工作。
 

  此時的湖北,在反動軍閥吳佩孚的血腥統治下,帝國主義列強的侵略依然,地方豪紳的欺壓依舊,農業破敗,工業落后,苛捐雜稅百出,人民所感受的痛苦,實不堪言,更兼水旱頻仍,流離失所,到處民不聊生,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悲慘命運如影隨形。如陳潭秋在《漢口苦力狀況》的調查報告中,對漢口一萬多碼頭工人的勞動和生活狀況這樣描述:“飲凍相乘,死亡甚速。衣無冬夏,僅破麻袋一片,遮其下體。夏則赤腘蓬頭,各以破袋一只復其首,若富翁之戴風帽然。破草席一截其身,奇形怪狀,不一而足”。京漢鐵路工人的境況更是如此,由于軍閥連年混戰,直系軍閥吳佩孚為了籌集軍費,竟在工人身上打主意,每月克扣工人四分之三的工資,而且時常慘遭軍閥的欺詐、脅迫和毒打,過著朝不保夕、牛馬不如的生活。
 

  許白昊來到中共湖北區委、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長江分部不久,即被選任為中共武漢區執委委員兼秘書、書記部武漢分部的主要負責人。為使湖北黨和工運工作有更大的推動,他主要從三個方面抓起。一是抓宣傳鼓動;他依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模式,迅速創建了武漢分部機關報《勞動周報》,并結合黨掌握的《武漢星期評論》等刊物,大力傳播馬列主義,向工人宣傳勞工神圣、勞工解放,報道工人運動消息等,很快成為武漢工界的喉舌。二是抓教育培養;針對工人文化水平整體較低,但工人求知欲望較為強烈的特點,他帶領武漢分部的同志,持續深入工人住宅區、工廠、碼頭、車站創辦工人夜校,工余學校和工人識字班等,并親自到點授課,把工人夜校辦成了培養教育工人的一塊革命陣地。為了培養一批鐵路工人骨干,許白昊時常以書記部武漢分部的名義,穿上工人服裝,到京漢鐵路江岸南段與楊德甫、林祥謙、曾玉良、黃桂榮、姜紹基、張連覺等工人代表交朋友,向他們宣講書記部的工作方針,介紹世界工運和國內工運發展情況;總結漢口人力車夫罷工的經驗,以及組建京漢鐵路工人工會的意義;說服他們一定要消除幫口舊習,團結起來、維護整體工人階級的利益、維護整體團結的必要性;鼓勵他們面對壓迫和剝削,要把大家團結組織一起開展罷工斗爭。這幾個工人代表后來多數成為“二七”工人運動中的骨干,江岸工人建立工會組織的發起人。三是抓罷工組會;為了讓工友們看到團結組織起來的力量,組建工人自己的組織“工人俱樂部”的重要,許白昊主導組織領導了漢陽鋼鐵廠、漢陽兵工廠、粵漢鐵路武長段、武漢輪駁、漢口英美煙廠工人等大罷工,并取得了斗爭的最后勝利。隨后,他又把工作的重點轉向了幫助工人組建工會及工團聯合會的活動中,他親自主抓漢陽鋼鐵廠工會的籌建,并明確項英仍在京漢鐵路江岸工人俱樂部、李伯剛在徐家棚粵漢鐵路工人俱樂部長期駐部指導。許白昊遠東民族大會莫斯科之行,特別是列寧抱病接近中國參會代表所提希望:“鐵路工人運動是很重要的。在俄國革命中,鐵路工人起個重大作用;在未來的中國革命中,他們一定會起同樣的或者更重大的作用。”無不給予許白昊重要的啟示、指引和鞭策。因此,在他的組織領導和策劃下,1922年7月底,漢陽鋼鐵廠工會、京漢鐵路江岸工人俱樂部南段總部、徐家棚粵漢鐵路工人俱樂部、漢口租界人力車夫會、楊子機器工人俱樂部發起成立了武漢工團聯合會,許白昊、林育南、項英等都在會中擔任要職,這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最早的地方總工會。此總工會一經成立,當即聲援和支持了粵漢鐵路工人的罷工斗爭,迫使軍閥吳佩孚統治的粵漢路局接受了工人提出的全部條件。罷工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工人團結戰斗的士氣,無疑為工會組織的發展開辟了光明的前景。
 

  借此工人高漲的革命氣勢,許白昊帶領書記部武漢分部的同志,為促成湖北全省范圍工人團體大聯合,正夜以繼日地為籌備成立做準備。1922年10月10日,京漢鐵路工人俱樂部南段總部、粵漢鐵路徐家棚工人俱樂部、漢陽鋼鐵廠工會、楊子機器工會等各工團工友,齊集大智路品記里舉行大會,宣告了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的成立。接著,在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召開的代表大會上,許白昊被當選為秘書長、后改任為執行委員會委員長。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的成立,標志著湖北工人階級已在黨的領導下,成為全省人民革命運動的核心和中堅力量。至此,一方面,積極促進各企業建立工會,壯大工會隊伍,到1923年初,全湖北地區先后加入工團聯合會的工人團體達40余個,擁有會員6萬多人;另一方面,積極介入各企業的罷工斗爭,施以援手,促成勝利。在全力促成武漢工團聯合會、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成立的基礎上,許白昊又積極與中共湘區區委負責人毛澤東、劉少奇、李立三等聯系,磋商跨地域工團聯合問題,以實現工人運動的更大發展。1922年11月12日,由他牽頭在漢陽鋼鐵廠召開籌備會議,商定了籌備漢冶萍總工會成立的各項事宜,還親自為漢冶萍總工會起草了章程草案(共7章25條)。同年12月10日,來自安源路礦工會、漢陽鋼鐵廠工會、大冶鋼鐵廠工會、大冶下陸鐵礦工會、漢冶萍輪駁工會的工人代表等不下數千人,在漢陽三碼頭老街召開大會,宣告了漢冶萍總工會的成立,并推舉許白昊為秘書長,總理日常一切事務。
 

  經過許白昊和他的同志們奮發努力,迅速打開了黨在武漢開展工運的新局面,同時,也為京漢鐵路工人總工會的早日成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趁著武漢蓬勃發展的革命形勢,許白昊培養發展了施洋、向忠發、秦怡君、張金保、陳春和等一批工人骨干加入中國共產黨,進一步增強壯大了湖北工人運動的骨干力量,加速推進了湖北革命第一次高潮的到來。
 

  二、竭力組會  實現聯合

  由于湖北工人革命運動風起云涌,特別是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漢冶萍總工會兩大工團的先后成立,像滾滾洪流不斷激蕩推動著中國北方的革命發展。1922年1月22日,江岸京漢鐵路工人俱樂部正式在江岸劉家廟率先成立,接著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京漢全線已成立16個工人俱樂部。當年4月9日,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主任鄧中夏的主持下,京漢鐵路總工會第一次籌備會議在長辛店舉行,會議正式決定籌備成立京漢鐵路總工會,并決定下一次籌備工作會議在鄭州舉行。
 

  1922年8月10日至12日,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武漢分部和北方分部的領導下,京漢鐵路總工會第二次籌備會議在鄭州召開。中國共產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武漢分部、都派代表參加了會議,他們是:許白昊、張國燾、包惠僧、林育南、李振瀛、項英和吳汝銘。為掩人耳目,許白昊以《勞動周刊》記者的身份參加此次會議?;嵋榫齠?,總工會會址設在全路中心地段的鄭州,并在鄭州正式成立京漢鐵路總工會籌備委員會;推舉楊德甫為籌備委員會委員長,項英為籌備委員會總干事;并在北段的長辛店、南段的江岸設立總工會辦事處;規定各站工人俱樂部改組為京漢鐵路總工會分工會?;嵋櫓?,許白昊還參與起草和討論了《京漢鐵路總工會章程草案》。1922年12月,中共中央制定了《對于目前實際問題的計劃》,明確指出:在中國工人階級中,鐵路工人、海員、礦工是“三個有力的分子”,在全國總工會成立以前,要先成立這個產業的聯合組織,作為工會運動的中堅;在鐵路產業中,以京漢鐵路的工作基礎較好,因此,在成立全國鐵路總工會以前,首先成立京漢鐵路總工會。得此黨中央的明確指示,許白昊等中共湖北區委的同志更是馬不停蹄往前奔,全力籌備京漢鐵路沿線工人盡快形成聯合的相關事宜。
 

  1923年1月5日,京漢鐵路總工會第三次籌備工作會議,在漢口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內召開。許白昊作為會議的東道主和主辦方,為保證此次會議的順利召開,不遺余力地為會前、會中和會后做了大量而充分的準備工作?;嵋楣部宋逄?,會上各地代表們匯報了各自的工會組織情況,在許白昊、施洋、李漢俊、包惠僧等大力幫助下,會議修改了京漢鐵路總工會章程草案共七章三十一條,規定了總工會的宗旨為:謀全體工人的利益,喚起工人階級的覺悟,加強與各業工人的聯系,并與世界各國工人建立關系;推選楊德甫為京漢鐵路總工會委員長;在江岸福建街設京漢鐵路總工會江岸分會,林祥謙任委員長;會議由許白昊、施洋等負責擬定總工會成立宣言及通電;會議認為建立總工會的條件已經成熟,并商定于2月1日在鄭州召開總工會正式成立大會。
 

  成立京漢鐵路總工會,所轄區域涉及河北、河南、湖北三省,是連接華北和華中的交通命脈,有重要的經濟、政治、和軍事意義?;嵩比聳?萬多人,這在中國早期工人革命運動中是少有的。為了慎重考慮,第三次籌備工作會議已議決,須在總工會成立地向當局報辦相關審批手續。1923年1月10日,總工會籌備主任楊德甫等一行前往鄭州。在鄭州分會委員長凌楚藩、副委員長李煥章、鄭州扶輪學校教員趙子健三人的協助下,向地方當局辦理了呈報手續,成立總工會一事已于1月15日獲得路局批準。于是,京漢鐵路總工會籌委會將成立大會的宗旨、日期等在京津滬漢等地報紙上公布,并向全國有關工人團體等發出邀請函電。京漢鐵路局局長趙繼賢,是個詭計多端、慣搞陰謀的政客,他表面同意成立總工會,并假惺惺地為工會代表撥出二等車廂,免費乘坐,還公告1月20日例休移到2月1日,以便代表赴???,以及贈送錦旗以表示支持工會成立,但暗地里他卻密電吳佩孚,加緊反革命部署,將京漢沿線駐防軍警增至2萬多人。足見路局趙繼賢和軍閥吳佩孚早已有與工會兵戎相見的準備。
 

  京漢鐵路總工會即將成立,工人們馬上就有了自己的“娘家”,沿路一線的工人無不興高采烈,都期盼著成立之日快快到來。中共中央及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對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給予極大的重視和期望,特派中共中央執行委員、中央特派員張國燾前來督導;同時要求中共武漢區委、書記部武漢分部負責人,中共北方區委、書記部北方分部負責人,以及京漢鐵路南北兩地領導工人運動的同志參加這次盛會。1923年1月30日晚,江岸鐵路分會、楊子機器廠工會等武漢30多個工團、以及學生聯合會、武漢婦女界和新聞界代表共計160余人,在許白昊、陳潭秋等帶領下,由江岸車站出發前往鄭州參加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盛典。
 

  正當各路代表1300多人陸續齊集鄭州,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揭幕在即,京漢路局和地方軍警傳來了吳佩孚禁止開會的消息。此時的吳佩孚已經掌控了北京政權,其勢力擴展到中國北部的大部分地區,開始了武力統一中國的行動。京漢路的收入是吳佩孚軍費的重要來源,京漢工人的斗爭直接威脅著他的利益,雖然他曾經發表過“?;だ凸?rdquo;的通電,但其目的一是為了表示自己的開明,故作姿態以爭取輿論的支持;二是企圖利用新興工人階級的力量,為他“武力統一”中國效力。當工人運動在共產黨領導下迅猛發展后,吳佩孚終于撕下了“?;だ凸?rdquo;的假面具。京漢鐵路又是帝國主義國家對中國進行經濟掠奪的動脈,京漢路工人運動的高漲,必然影響他們的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所以,他們操縱軍閥吳佩孚,“遂借京漢路工人成立總工會的當兒,向工人進攻,禁止總工會在鄭州開成立會”。吳佩孚駐在洛陽,電召工會代表赴洛談話,楊德甫、凌楚藩、史文彬、李震瀛、李煥章五人赴洛與吳交涉,工人代表根據《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所訂人民有集會結社自由之條款,據理力爭,確遭到吳佩孚斷然拒絕,赴洛代表于31日晚回到鄭州。
 

  許白昊聽到這個消息,馬上和陳潭秋、林育南、李漢俊、施洋等人商議對策,建議總工會籌備處立即召開會議討論應急措施,總工會籌備處采納了此建議。當晚,許白昊參加了總工會籌委會負責人召開的秘密會議?;嶸?,報告了吳佩孚毫不講理的蠻橫態度,怎么辦?是堅持按期開會、還是屈從吳佩孚的壓力?許白昊和項英都一致堅定地認為:既然中華民國有法允許而實不能為之,那工人組織工會,求得解放,這是要負出相當代價的;昊佩孚、黃殿辰(鄭州警察局長)等輩是工人階級解放事業的障礙,如果工人要辦的事都要得到他們批準,那以后都要乖乖地聽他們的話,那么我們工會就沒有作用了;事實上工會的招牌早已掛出,說明實際上工會已經成立,根據既定事實,來開成立大會,還有什么話說呢?誰說一個“不”字,誰就是我們的敵人,必要時我們將以總同盟罷工與之抗爭。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許白昊等人的意見,贊成以實力與吳佩孚周旋,必要時以舉行京漢鐵路全路政治罷工來爭取工人自由,不達目的誓不中止?;嵋榫齠ǎ閡徊換壞氐?,二不改日期,三不變程序,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按照原定計劃舉行;同時,在黨團同意下,決定進行政治罷工,并成立罷工委員會,統一指揮全路罷工行動;并明確,罷工委員會的公開司令部是京漢鐵路總工會,指揮機構是中共京漢鐵路黨團,其組成人員是:羅章龍、史文彬、許白昊、林育南、李大漢、項英、吳雨銘、李求實、康景星、葛樹貴等。另在錢塘里某號設黨團辦事處。
 

  1923年2月1日清晨,鄭州全城緊急戒嚴,“路上布滿軍警,特別是到會場一條大馬路有千余武裝軍隊,梯子形橫列在馬路上約半里之長”(項英《“二七”事略》),個個荷槍實彈,沿街排列。商店閉門,行人斷絕,氣氛極度森嚴。許白昊等率全體代表毫不畏懼,由軍樂隊作前導,代表們手持紅旗、身佩徽章、浩浩蕩蕩,直向會場花地崗玉慶里普樂戲園前進。行至會場附近,軍警阻斷了去路。幾名代表上前與軍警長官交涉許久,仍被強力阻止前行。人群洶涌不已,對于軍閥的無理壓迫憤怒至極。躁動和不耐中,許白昊振臂一呼,率領與會代表,赤手空拳,沖破了軍警的防線,一擁而入普樂戲園。在軍警的重重包圍中,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開幕了!由會議主席史文彬宣讀組織總工會宗旨,并鄭重宣布京漢鐵路總工會正式成立!總工會秘書李振瀛帶領大家振臂高呼:“京漢鐵路總工會萬歲!”“勞動階級勝利萬歲!”緊接著,許白昊站在各位代表隊伍的面前,發表了熱烈激昂的演說:痛斥了軍閥無理干涉,鼓動全體參會民眾,要堅固地緊密團結在一起,與共同的敵人斗爭到底。頓時,參會代表群情激憤,大會在群眾高呼:“打倒軍閥!”“人民有集會結社自由!”等口號聲中結束。
 

  三、英勇抗爭  浩氣長存

  1923年2月1日下午,代表們回到旅館,仍遭軍警嚴密監守,連吃喝都沒有,代表們一時完全喪失了自由。總工會會所被軍隊把守,室內一切文件物品被搗毀凈盡,各團體所贈的匾額禮物被毀棄一地。軍警限工人代表晚上必須離開鄭州,如不離開,第二天即行逮捕。各地代表和來賓紛紛主張立即罷工,力爭工會組織自由,表示:“希望京漢鐵路總工會必能為爭取自由而取最后奮斗之手段,各工團誓必為實力的后盾。”許白昊認為,大家如果在此硬斗下去后果非常危險,不如讓各位代表回到本地開展斗爭,以待伺機再舉,并建議黨團立即召開會議議決。2月1日深夜,許白昊出席了京漢鐵路總工會黨團召集的秘密緊急會議,并采納了他的建議。許白昊同參會者一致認為:“此種事件,不獨為工人階級之恥辱,而且是全國民眾的恥辱,非獨為工人階級之利益而斗爭,而且是為全國民眾集會結社自由而斗爭,遂下“定寧為玉碎,勿為瓦全之最大決心”?;嶸賢ü幌罹鲆椋?ldquo;我們為抗爭自由起見,決議于4日午刻,宣布京漢鐵路總同盟罷工。鑒于湖北有以許白昊、陳潭秋、林育南、項英等為代表黨團的堅強領導;有以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6萬多團結組織起來的工人作堅強后盾;有以武漢為中心工人運動蓬勃發展的厚實基礎,總工會議決,自2月3日起,京漢鐵路總工會決移武漢江岸辦公”。同時,總工會黨團會議還確定了罷工運動的負責人,推定楊德甫為罷工委員會的委員長,凌楚藩、史文彬為副委員長,項英為總干事;高彬、姜海士、劉文松在鄭州執行總工會的命令;吳汝銘、史文彬、洪尹福在長辛店執行總工會的命令;林祥謙、羅海澄、曾玉良在江岸執行總工會的命令。按照會議安排,各地代表隨即迅速返回自己的崗位,組織發動罷工?;岷?,許白昊立即召集湖北各分會代表緊急會議,傳達京漢鐵路總工會黨團會議精神,強調全路一起行動,“在罷工期間,全視總工會命令而定,我們是為爭自由作戰,爭人權作戰,只有前進,決不后退的”。(《二七大屠殺的經過》、《向導》周報第二十期。)隨后,許白昊與總工會領導人及武漢方面的代表立即乘火車南下。在列車上,許白昊與陳潭秋、項英、林育南、施洋等一起商討罷工事宜,起草《罷工宣言》等文件。
 

  2月2日,許白昊率領武漢各工團代表回到武漢。他立即向區委匯報了鄭州的情況和罷工的決定。并當即組織召開了湖北各工團負責人緊急會議,向各工團傳達了鄭州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的盛況,以及遭受軍閥迫害的情況,激起了工人代表們的極大憤慨?;嵋榫齠ú扇∪醮朧閡皇且怨ね帕匣崦宸⒊魴?,敦促京漢路當局早日解決;二是聯合各工團,舉行游行大示威,并定于2月6日在江岸召開聲援罷工的群眾大會。;三是聯絡全國勞動界總罷工等。同時,會上還決定,由許白昊主導武漢十八個工團聯名致電京漢鐵路總工會,表示:“我等代表湖北各工團,誓以全力為諸君后援,即赴湯蹈火,拼一死命,亦所不惜!”(《二七慘劇》)。江岸是此次整個京漢鐵路大罷工斗爭的指揮中心,也必將成為京漢鐵路工人與軍閥交鋒的熱點,肯定斗爭最為激烈。因此,提前做好相關準備工作是不可缺的。在許白昊及武漢區委、省工團負責人強有力的組織領導下,罷工前的一系列應對措施已有條不紊地準備著。江岸鐵路工會成立了罷工委員會和罷工指揮中心,其組成人員有:許白昊、陳潭秋、包惠僧、林育南、項英、施洋、楊德甫、陳天、林祥謙等,并明確:以京漢鐵路總工會和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名義出面統一指揮江岸的總罷工;《真報》的工作人員擔任大罷工的輿論宣傳工作;學生們也組織起來成立了講演團,向廣大群眾宣傳罷工的意義,爭取社會各界最大限度的支持和同情;組織工人成立了工人糾察團、調查隊,維持罷工期間治安紀律,巡邏放哨,探聽消息;工會會員10人編一小組,推選組長一人,屆時迅速召集,統一行動。全線工人同仇敵愾,一致表示:“一切行動,完全聽總工會命令。”此間,恰逢中共北方區委領導人李大釗到武漢講學,他也積極參加到罷工的領導工作中來。他和許白昊、陳潭秋等武漢區委負責人一起研究罷工的準備情況,商討罷工的形勢 ,制定罷工的策略,時常是通霄達旦。
 

  許白昊夜以繼日地投入到緊張的罷工組織領導工作中。他一方面要與項英、施洋、林祥謙等聯系,密切關住罷工斗爭的發展,親自指揮武漢地區工人群眾參加這場斗爭;另一方面和區委、省工團的同志一起,研究工作部署和斗爭策略,并組織各界人士紛紛予以有力聲援。2月4日,京漢鐵路總工會所提5項要求,軍政當局不但不作答復,并不斷尋釁挑事逮捕工人。忍無可忍之下,京漢鐵路工人爭人權、爭自由的總同盟罷工開始了。上午10時,總罷工命令下達后,從南到北長達1200余公里京漢線,立時斷絕;2萬余工人之眾,不前不后,在一個時間內一致行動,全路完全罷工。而且“全路各站罷工工人都非常一致,“不得總工會的命令不開工,成為當時工人唯一口號”(《二七大罷工資料選編》第11頁)。充分表現了無產階級的組織性和團結一致的精神。2月5日,湖北督軍蕭耀南企圖派軍警強迫工人復工開車,遭到工人的嚴詞拒絕。不料軍警從工人家中抓走了兩名司機,強迫他們開車,項英聞訊后,立即帶領200余糾察隊員將兩名司機搶回,不料軍警又抓走3名糾察隊員,要求換回司機。項英又帶4人與軍警交涉時,當即被軍警五花大綁,并準備就地處決項英等人。危急時刻,許白昊帶領2000余工人和糾察隊員趕到,團團將軍營包圍起來,他和工人們齊聲高喊:“再不放人,就沖軍營!”軍警見工人人多勢眾,只得將項英等人全部釋放。同日,許白昊代表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發表緊急聲援宣言,表示:“我們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已全體議決,用實力援助京漢路工友,到緊急時,我們全體(湖北省各工團)決定取一致行動,宣告總同盟罷工,必要達到完全的目的才罷。”2月6日上午,在武漢黨組織負責人許白昊、陳潭秋、林育南、項英等組織領導和指揮下,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發動1萬多名工人組成的慰問隊,前往江岸劉家廟舉行慰問大會。許白昊、施洋、林育南、項英等在會上紛紛發表演說,許白昊代表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漢冶萍總工會,在大會上慷慨陳詞地向工友們呼吁:“廣大勞動者今后應當覺悟起來,少向軍閥資本家乞憐,以直接行動為唯一手段,向軍閥資本家進攻;應當一致努力,援助京漢鐵路工人此次罷工成功;這次罷工若不能于最短時間內獲得勝利,則當一致同盟罷工加入戰線,向軍閥決斗。”(《漢工團慰問路工》載《時事新報》,1923年2月9日)。一時群情震怒,人人發指。“京漢鐵路總工會萬歲!”“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萬歲!”“全世界的勞動者聯合起來??!”一人高呼,群眾和之,聲如雷動?;岷?,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大游行,許白昊、林育南、施洋、陳潭秋、項英、林祥謙走在游行隊伍的最前面,沿途高呼“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等口號,“由江岸經過租界以抵華界,歷時兩小時許,沿途加入3000人,所過商民高呼歡迎,巡捕崗警無敢阻攔者,此種情形實為僅見”(項英:《“二七”大屠殺的經過》)。
 

  京漢鐵路大罷工實現后,使帝國主義各國尤其是英美帝國主義大為震驚,他們害怕罷工的勝利會危及其已經攫取到的各種特權,尤其是鐵路修筑權和行車管理權。于是各帝國主義國家駐華公使團立即在北京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北京政府火速采取武力鎮壓手段解決工潮,并向北京政府提出嚴重警告。黎元洪急忙召集國務會議,連續發表“大總統令”,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誣蔑京漢鐵路工人“擾亂治安”,為武力鎮壓京漢鐵路工人的罷工斗爭制造輿論。吳佩孚為了維護其直系軍閥的統治,采取兩面手段,他一方面指使交通部和京漢鐵路南段段長馮云派出代表與工人談判,一方面于2月5日急電湖北督軍蕭耀南,令其“希予查明嚴禁,如果不服勸阻,立即武力制止。”英國駐漢口總領事勞靈費爾在6日召集蕭耀南的代表和外國資本家,在領事館舉行秘密會議,策劃鎮壓罷工運動。在帝國主義的支持和壓力下,軍閥吳佩孚向工人舉起了屠刀。
 

  2月7日是中國工運史上烙下深深跡印的一天,就在這天,喪失人性的吳佩孚指揮軍警對江岸等地罷工工人下了毒手。這天,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在江岸召開代表大會。軍閥肖耀南派出全副武裝的軍隊包圍了會場和江岸工人俱樂部。下午4時過后,英、日帝國主義在長江的軍艦均已靠岸,艦上荷槍實彈的士兵已登陸,各國租界同時鳴笛戒嚴,加強恐怖狀態,造成人心惶惑。隨后,武昌又開過來駁船5艘,滿載全副武裝的士兵,也到江岸登陸。下午5時,江岸工人俱樂部會場不遠處,突然響起沖鋒號聲,一時彈如雨下,人聲沸騰,殺聲震野。現場頓時陷入混亂,許白昊鎮靜地一面指揮代表與反動軍警搏斗,一面指揮工人向四周逃散,后在工友的掩護下冒死沖出重圍。一時間,江岸工人俱樂部前空場內,遍地是尸體,鮮血滿地。江岸分會糾察隊副隊長曾玉良等32人已在軍閥的槍林彈雨中犧牲了,被槍傷的數十人和當場的工人百余人被捆綁至車站的月臺上,林祥謙亦在其中。許白昊、項英又組織100多名工人糾察隊沖進了車站,搶救被捕的工人沒有成功,江岸分會委員長林祥謙壯烈犧牲。當晚,殘暴的軍閥軍隊乘機在工人家中任意搶劫財物,奸淫工人妻女。江岸福建街鐵路工人住宅區,一夜之間竟被洗劫三次,工人婦幼哭聲震天。次日早上,敵人又逮捕了施洋,15日施洋被槍殺在武昌洪山腳下。敵人明令不準收尸,作為施洋的入黨介紹人,許白昊心情萬分悲痛,他與林育南一起組織幾名可靠的工人骨干,趁著黑夜將施洋遺體收回停放在城外的江神廟中。過了幾天,他又組織工人群眾專門為施洋舉行了一個較為隆重的追悼大會。對京漢鐵路工人的大屠殺,是英美帝國主義與北洋軍閥密謀策劃、統一部署的。就在江岸屠殺之際,北方的長辛店被殺10人,總工會副委員長史文彬等11人被捕。鄭州分會被捕5人,分會委員長高斌被刑訊拷打以致犧牲。 據后來統計,京漢路全線在“二七”慘案中犧牲的“二七”烈士共52人,其中江岸39人。此外,受傷者300余人,被捕者60余人,1000余人被工廠開除,流亡在外。
 

  “二七”江岸慘案發生后,整個湖北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帝國主義的海軍陸戰隊已全部登陸,準備對罷工工人進行更大規模的屠殺。肖耀南借此淫威,又隨即下令查封湖北工團聯合會、聯合會《真報》館也被查抄封閉,并全省懸賞通緝捉拿許白昊等17名共產黨、工會首要領導人,通緝布告貼在大街小巷的墻壁上。許白昊并沒有被反動軍閥血淋淋的屠刀所嚇倒,他連夜秘密組織召開武漢各工團代表會,決定各工團舉行總同盟罷工,抗議肖耀南的血腥鎮壓。2月8日,粵漢鐵路、漢陽鋼鐵廠、漢冶萍輪駁工會、揚子機器工會等率先響應罷工。10日,許白昊等又以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的名義,向省內各工團發出了“緊急通知”,要求全省各工友迅速秘密組織起來,“團結一致,奮斗到底”。就在全省各工團相繼響應總同盟罷工之際,肖耀南密令各路軍警、租界巡捕、偵探、雇傭義勇軍等:封堵工廠,封閉工會,監控工人,強制復工,有違抗者格殺勿論。并從江岸、硚口實行特別戒嚴,大街小巷軍警密布,各租界添崗加哨,架設機槍大炮,嚴格盤查來往行人,搜尋工會干部。此后多日,天天有工人、學生、教員、新聞記者被捕。在京漢鐵路上,軍閥將工人用鐵鏈鎖于車頭,強令開車。在這種極端兇殘恐怖的情勢下,京漢鐵路全線罷工都遭到帝國主義和反動軍閥的野蠻鎮壓,導致總同盟罷工計劃無法實現。
 

  鑒于總同盟罷工計劃失敗,許白昊認為,在敵強我弱十分懸殊的情況下,敵人勢將繼續運用武力撲滅工會,如繼續堅持、擴大罷工,其結果必致戰線擴大,造成更嚴重犧牲,給黨和工運帶來更大的災難,務必馬上調整斗爭策略。為保存元氣,以圖日后伺機再舉,許白昊立即與張國燾、項英、林育南等緊急商議后行方案。張國燾以中共中央和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總部全權代表的名義下令立即復工;緊接著,2月9日,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與京漢鐵路總工會聯名下達《復工令》,勸導工人忍痛復工?!陡垂ち睢分賦觶?ldquo;本聯合會極希望我親愛工友鎮靜忍痛,不因此灰心,不因此出廠。須知吾本人此時唯有忍痛在廠工作,才有報仇之日,才有打倒敵人之日。殺吾工界領袖林祥謙之仇必報!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罷工之自由誓死必爭!軍閥官僚中外資本家誓死必打倒!唯知其此,所以我們要忍痛入廠工作,才有以后的種種辦法。”
 

  京漢鐵路工人爭自由爭人權的罷工斗爭,一開始就得到了全國工人和廣大人民的深切同情和有力支援。正如毛澤東所說:“這些斗爭,是為了中國無產階級的利益,是為了全民族的利益,也是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二七”慘案發生后,中國共產黨當即發表《告工人階級與國民書》,指出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不僅是中國工人階級的敵人,而且是“全國爭自由人民的敵人”。此次京漢鐵路工人慘遭屠殺,“乃是軍閥慘殺爭自由人民的先鋒軍。”號召全國人民向軍閥“作最后之奮斗”。又在《敬告國民書》中向全國人民指出:“工人們能以熱血爭自己的自由,他們一定也能以熱血爭全國人民之自由,從事反抗軍閥政治,反抗外國侵略之戰爭,他們是我們的先鋒。”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全國鐵路總工會籌備委員會、全國海員總工會、全國工團工人自救會、以及武漢、長沙、北京、上海和廣等地各工團、各學生聯合會等各界群眾,還有國外的一些進步組織,紛紛發表援電和宣言,北京市曾舉行大規模的游行示威并組織京漢罷工后援會,向政府提出六項要求。“二七”慘案后,北京又舉行五千余人參加的追悼大會,施洋烈士夫人郭繼烈到會控訴軍閥的野蠻屠殺罪行。同時,全國各地幾十種報刊,大量地報道了二七慘案的經過和群眾斗爭的消息。海外華僑對京漢工人也表示極大同情,紛紛發表通電以示聲援,還捐款捐物救濟受難者家人。京漢鐵路工人流血慘案震驚世界,引起國際無產階級的關注。受到革命導師列寧和當時共產國際的肯定,并給予熱情的支持和贊揚。遠東中國部工會還帶來了蘇聯許多工人團體和數百萬工人的聲援和慰問;僑居蘇聯遠東的中國工人,為撫恤二七烈士家屬和救濟二七失業工人,他們每人捐獻一天的工資,以表達華僑的愛國之心;省港罷工代表大會全體職員每人捐銀2毫,以救濟京漢鐵路失業工人;全俄鐵路工會委員會一次就給二七慘案中被迫害和慘殺的工會會員及其家屬匯去3萬盧布。
 

  “雖敗榮猶著,英光永世紅”(董必武語)。隨著京漢鐵路大罷工在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聯合殘暴鎮壓下,第一次工人運動罷工狂潮的最后一個怒濤消散了。然而,以許白昊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武漢所掀起的這股工人運動的狂潮,充分展現了中國工人階級反帝反封的徹底革命精神和高度的組織紀律性,標志著中國工人階級登上了世界的政治舞臺。革命工人用鮮血和生命所表現出:無私無畏、團結拼搏的獻身精神;追求正義、自由平等的民主精神;堅定信念、勇于奉獻的奮斗精神。必將浩氣長存,永載中國革命的紅色史冊。
 

  四、奮斗不息  敢于勝利  

  “二七”慘案發生后,全國工運轉入低潮,白色恐怖籠罩著武漢大地,一些投機鉆營的所謂工運風云人物先后變節投敵,這一極其艱困的局面,許白昊曾在一篇通信中這樣描述:“自“二七”屠殺后,湖北各工會一律封禁,工會絕對不能公開,外部受軍閥帝國主義的嚴重壓迫,內部受工賊的隨時告密陷害,工人為減少切身的痛苦和生活改善的經濟要求,無一不遭受軍警的干涉與逮捕。”在此情形下,中共中央通知許白昊等迅速轉移,在黨的組織及人員快速撤離的情況下,作為武漢區委秘書、工運主要負責人的他,卻依然選擇絕地堅守。他痛切的認為:“二七”大罷工雖慘遭鎮壓,但工人英勇無畏、團結拼搏的革命精神尚存,工人們爭自由、爭人權的革命怒火是撲不滅的;與帝國主義、封建軍閥的斗爭仍將繼續;唯有自己留下繼續堅持斗爭 ,打倒軍閥!才可為犧牲的工人兄弟報仇雪恨;共產主義事業一定會取得最后的勝利。于是,他不顧當時武漢仍全城戒嚴、交通斷絕、罷工領導人被通緝的危險,秘密深入各廠礦,向工人群眾揭穿工賊的欺騙行為及出賣工人階級的罪惡。并親自寫了一本《工賊與工團聯合會》的小冊子,系統揭露工賊投敵叛變、為虎作倀、殘害工人群眾的罪惡行徑。想方設法恢復整頓遭到破壞的黨組織和工運隊伍,并在漢口法租界長清理一位同志的寓所,秘密建立起京漢鐵路總工會聯絡處,負責調查工人死難情況,成立濟難會,立即著手進行善后工作?;乖諍嚎諢褰?、勝利街、六合路等處先后設下聯絡站,一面持續組織開展募捐,接收社會各界善款,一面辦理京漢路死傷、失業工人及家屬的善后救濟工作,幾次幸免于難。反動軍閥得悉許白昊仍在堅持活動,搜捕促拿仍在加緊進行,公開活動依舊十分困難。加之經濟拮據,不能維持生活,他便到漢口英租界電燈廠做工,下工后繼續負責整頓、恢復遭到破壞的黨組織與工會工作??墑遣壞揭桓鱸戮捅壞腥朔⑾至?,偵探到廠逮捕時,多虧他已經下工,才未遭毒手。
 

  為了繼續傳播“二七”火種,積蓄壯大革命力量,許白昊與妻子秦怡君,曾多次秘密回到家鄉應城膏鹽礦區,深入膏鹽棚戶區走訪工人家庭,下到礦井宣傳發動工人運動,并親自為籌辦的工人夜校授課,向礦工們宣講只有馬列主義、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解救受苦受難民眾的真理;宣講“二七”大罷工中,京漢鐵路工人頑強斗爭的英勇事跡;啟發膏鹽工人團結起來同資本家作堅決的斗爭,我們窮苦工人才能改變困苦不堪的命運。他每次都是過家門而不入,都是夜里來夜里走。為應城革命運動興起,撐起了第一把火炬,培養發展了鄧先柱、彭鐵、金澤霖、陳梧軒、金秉衡等第一批應城本土的黨員骨干,成立了應城第一個黨領導下的早期革命組織——膏鹽產業工會。在他倆的組織和指揮下,應城礦區爆發了震驚全國的萬人膏鹽工人大罷工,迫使資本家答復了礦工的復工條件,撫恤了受難工人家屬,增加了工人工資,取得了罷工的偉大勝利??裊說沉斕枷掠Τ槍と嗽碩男蚰?。
 

  為了支持湖北黨和工運工作盡快得以恢復,黨中央即派時任中共湘區區委書記李維漢同志,攜帶黨中央對“二七”大罷工的緊急指示信件及活動經費,從長沙秘密潛來武漢找許白昊聯系,因接信地點漢口“真報”和施洋律師事務所均遭破壞,一時又無法找到其他可靠同志,于是,李維漢只好將信毀掉,將錢帶回長沙(《李維漢同志給武漢二七紀念館的復信》,1980年12月28日)。使湖北黨組織錯過了一次直接得到黨中央及時指導的機會。
 

  1924年2月7日,也就是“二七”大罷工一周年紀念日,全國鐵路工人第一次代表大會在北京秘密召開,大會決定在北京成立中華全國鐵路總工會。同年春,根據黨中央的指示,中共武漢區委撤銷,先后成立了中共漢口(許白昊繼任漢口地委秘書)、武昌兩個地方執行委員會,由黨中央直接領導,許白昊繼續負責漢口、漢陽、江岸、徐家棚鐵路等地區黨及工運工作。5月13日,由于判徒出賣,黨在漢口的秘密機關被反動軍警破獲,許白昊不幸被捕,雖遭嚴刑逼供,他寧死不屈。即被送交武昌陸軍軍法處,用專車押解至洛陽,由反動軍閥吳佩孚親自審問數次無果,吳即令軍法處候押八個月后處以極刑。當反動軍警破獲中共漢口地委秘密機關之后,中華全國鐵路總工會的秘密會址也被軍閥破獲、查封。此間,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推翻了直系軍閥把此的北京政府,國民軍迅速占領河南,吳佩孚被迫逃離洛陽。中共中央獲悉許白昊等人被捕,5月19日,陳獨秀、毛澤東聯名簽署中共中央第14號通告,就“漢口官廳因反對國民黨運動逮捕了許白昊”等人一事,要求各地即速表示抗議。后經黨組織營救許白昊才獲出獄。為了從獄中救出更多“二七”志士,中共領導人李大釗通過不斷做馮玉祥的工作,成功的將“二七”大罷工以來,被捕入獄的工會領袖和工運骨干全部解救出來,從而,使北方的鐵路工會組織迅速得到了恢復。許白昊出獄后,隨即轉道赴上海,以得到黨中央下一步工作的指示。
 

  此時已是1925年1月,黨的“四大”在上海召開。這次大會明確提出,對于上海、漢口、天津這些新式工業發達的地區,要把當地工人完全組織在本黨指揮之下,以鞏固黨的工人運動基礎的任務??悸塹叫戇鉆歡院鼻榭齙氖煜ず蛻畹霉と巳褐詰男湃?,湖北自“二七”慘案后,黨和工運工作未能恢復。中央決定,要他重返武漢,繼續擔起推動工人運動走向復興的大任。許白昊領受了中央的新指示,返回武漢,重新杠起組織領導湖北工人運動的大旗。
 

  許白昊全然不顧半年多的牢獄之災對自己身心的折磨,他根據中央精神做了大量的實地研考和總結,并堅決而迅速地貫徹落實在湖北的工人革命運動中。由于“二七”慘案、“漢口黨獄案”的血腥鎮壓,整個湖北的革命運動幾乎陷入停滯。好在孫中山掌握的國民革命軍占據了一定的勢力范圍后,湖北的民主革命形勢出現了漸次緩和局勢,有利于工人運動的復興。許白昊趁此形勢,于1925年4月12日,正式恢復了湖北全省工團聯合會,還擴充了京漢鐵路南段、粵漢鐵路北段兩個工會組織。接著5月4日,許白昊同董必武、劉伯垂等一起,又趁機將國民黨湖北省黨部、漢口特別市黨部面向社會公開。為了扭轉革命低潮時工人運動出現的停滯,提振工人團結斗爭的勢氣。許白昊又相繼組織領導了漢口人力車夫、硚口英美煙廠、漢口和記蛋廠等一萬多人等罷工斗爭,迫使資本家答復了工人所提條件,取得了斗爭的最后勝利。繼而武漢火柴廠、硚口日商泰安紗廠、武昌第一紗廠等附近各廠,已形成群起響應之勢,武漢革命的高潮再度到來。
 

  “二七”慘案的沉痛教訓,使黨認識到,在中國單靠工人階級的奮斗是不可能完成反帝反封建任務,工人階級必須聯合其他階級共同奮斗,結成廣泛的革命統一戰線,才能最終取得革命的勝利。這也是1923年6月,黨的“三大”會議決定同國民黨實現合作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第一次國共合作進入中、后期階段,以國民黨為主導的北伐戰爭,正如火如荼地全面展開,其共同目標是:推翻以吳佩孚、張作霖、孫傳芳為首的北洋軍閥的反動統治,實現用武力統一中國。由于得到中國共產黨人和共產黨所發動的廣大民眾的密切配合,北伐軍所到之處,已形成摧枯拉朽之勢。1926年9月初,北伐軍已兵臨武漢城下,為緊密配合北伐軍攻克武漢,推翻反動軍閥吳佩孚在湖北的長期血腥統治。中共湖北區執委機關一度移往武昌,漢口只剩下許白昊等兩三個人。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由于北伐軍將至,漢口的工人運動驟然高漲。許白昊作為當時漢口共產黨和工會系統的主要負責人,他不分百天黑夜全力以赴,成功地領導了漢口此起彼伏的罷工斗爭,并為北伐軍的到來,做了大量艱難困苦的后續支援保障工作。不僅如此,許白昊還在武漢中共中央機關刊物《向導》周刊上,先后發表《武漢工人遭受的厄運》、《北伐前夕的武漢工潮》等文章,痛斥軍閥,指導工運,聲援北伐。在他和董必武、劉少奇、陳潭秋、項英等人組織指揮下,組織以共產黨員、青年團員為骨干的北伐宣傳委員會;組織城市工人有選擇的罷工、罷市;組織發動全省農民迎接、支援北伐軍;組織開展以收集情報、和策動敵軍起義為主要內容的軍事斗爭。
 

  幫助北伐軍戰事進行的主要是兵工工人和交通工人,而這部分工人主要集中在漢陽,許白昊長期經營漢陽,在兵工廠、鐵路、輪駁工人中建立了堅實的基礎。許白昊以漢冶萍輪駁工人為基礎,將輪駁工人、漢口集家嘴至易家墩沿漢水一帶的劃子和木船工人、漢口和漢陽部分鐵路工人、碼頭工人、人力車夫工人骨干,秘密組織起來,成立交通隊、偵探隊、向導隊、擔架隊、運輸隊等,為北伐部隊提供強有力支援。漢陽兵工廠的工人停產,鐵路工人罷工,致使軍閥隊伍缺槍少彈,軍需得不到保障;組織工人挖坑道,為部隊開辟地下通道;向軍閥部隊的下級軍官和士兵開展宣傳攻勢,瓦解斗志。北伐軍終于在10月20日全殲頑抗了40多天的守敵,終結了北洋軍閥長達14年對湖北的血腥統治。為確保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許白昊親自帶領和組織指揮武漢工人糾察隊4000余人,巡邏于武漢三鎮的重要地帶,確保北伐軍勝利攻克武漢后的社會穩定。
 

  時值1926年10月10日,由許白昊主持,湖北全省總工會在漢口寧波會館隆重舉行大會,宣告了湖北全省總工會的成立。從此,湖北工人階級有了自己公開的戰斗司令部。作為中共湖北工委書記、全省總工會首任秘書長、財政部長、兼經濟斗爭委員會委員長的他,審時度勢、不失時機地抓住國共合作有利的革命發展形勢,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快速健全了省總工會各職能組織,迅速壯大了工人運動的骨干力量。1927年上半年,僅武漢三鎮建立工會組織,從最初的13個猛增到300多個,有組織的工人迅速達到50多萬人。湖北省總工會一時間叱咤風云,成為武漢乃至中部地區舉足輕重的政治力量。
 

  1927年1月,國民政府正式從廣州遷都武漢,同年4月,中共中央所屬機構和人員已陸續從上海搬來武漢。此時的武漢,不僅成為全國工人革命運動的中心,儼然已成為全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和外交中心。為此,中共中央決定,于4月27日,在湖北武昌召開黨的“五大”。許白昊作為正式代表出席了大會,并在黨的“五大”上,他高票當選首屆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共中央職工運動委員會委員。緊接著5至6月間,全國鐵路工人、郵務工人代表會議;世界太平洋勞動大會;第四次全國勞動大會相繼在武漢召開。許白昊出席了上述會議,并在第四次全國勞動大會上,再次當選為中華全國總工會執行委員。成為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工人階級的重要領導者之一。
 

  許白昊短暫而輝煌的革命生涯中,有五年多的時間是在武漢度過的,也是他同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作不懈斗爭的五年多。在此期間,許白昊和他的同志們,始終不忘初心,不辱使命,銘記“二七”血淚仇;以其堅定的無產階級立場和共產主義信仰,矢志忠誠于黨的事業;不畏艱難困苦,不怕座牢殺頭,歷經百折不撓的拼搏奮斗;以其一息尚存,奮斗不止;不畏強敵,敢于勝利的偉大精神。終于推翻了北洋軍閥長達14年對湖北的血腥統治;終于從帝國主義的手中正式收回了漢口英租界;終于兌現了他在“二七”大罷工中向全體工友發出的錚錚誓言;也終于為“二七”慘案中犧牲的工人兄弟報仇雪恨。并將湖北的工人革命運動推向一浪高過一浪,實現了湖北黨的建設和工人運動,由小到大、由弱變強的巨大歷史轉變,將武漢建設成為當時全國的首都 ,世界關注的中心。
 

  回首中國革命史,“二七”工運更加輝煌燦爛;展望當今新時代,“二七”精神更當傳承弘揚。以許白昊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組織領導“二七”工人運動中所展現的: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奮斗不息、敢于勝利的徹底革命精神;以及“二七”工人所表現出的“拚搏、奉獻、進取”的大無畏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必將永遠激勵著中華兒女為實現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的偉大中國夢昂揚奮進。
 

 作者許振斌系許白昊侄孫
 

  參考文獻資料

  1. 曾成貴著:《鵑血忠魂—許白昊》,中國工人出版社2017年8月第一次出版發行。

  2. 韓 浚撰:《一九二七年的片斷回憶》;鄧初民撰文:“回憶大革命時期的武漢》;湖北文史資料1987年第4輯(總第21輯)。

  3.陳乃宣 胡云秋 撰:《“二七”罷工斗爭中的武漢工人》,湖北文史資料總第27輯。曾憲林撰:《馬克思列寧主義在武漢早期的傳播》,李伯剛同志的談話摘記。武漢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1981年6月。

  4.項英 撰:“許白昊傳略”,1928年9月24日于赤都。

  5.華師黨史研究室、第二炮兵黨史教研室、武漢測繪學院馬列主義學院教研室、武漢鋼鐵學院馬列主義教研室、湖北石油化工學院馬列主義教研室聯合調查組(訪問記錄):包惠僧先生談“一大”前后的幾個問題; “關于二七罷工前后的情況”,1979年2月整理。

  6..中國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第30卷—許白昊》、《中共黨史人物傳第61卷—項英》、《中共黨史人物傳第59卷—羅章龍》,《中共黨史人物傳第13卷—董必武》,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年7月第一次出版發行。

  7.李蓉 著:《中共五大軼事》,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8.肖甡 著:《中共黨史百人百事》第二版上冊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28日出版。

  9.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著:《中國共產黨在湖北80年》,中央文獻出版社、中共湖北地方簡史叢書編委會2001年5月1日編。

  10.中共黃崗縣委會編:《回憶陳潭秋》,湖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6月20日出版。

  11.劉艷 著:《真正的布爾什維克—陳潭秋》,中國工人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次出版發行。

  12.吳德峰撰文回憶:“黨成立前后武漢地區的一些情況”,王來棣1956年訪問整理。

  13.于吉楠著:張國燾和《我的回憶》,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12月四川省新華書店發行。

  14.袁溥之撰:“大革命時我在武漢的經歷”,武漢文史資料1983年第四輯總第十四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武漢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1983年11月。

  15.湖北省志人物志編輯室編:《林育南》,湖北人物傳記第二輯,湖北省武昌縣印刷廠印刷,1983年4月出版。


[參與互動,請訪問槐蔭論壇]
(責任編輯: 李俊平 )

關于我們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兰斯.史蒂芬森

投稿郵箱:xgw888888#126.com (#改成@)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2-2477859

建議使用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

Copyright © 2004-2018 孝感日報社·孝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網備案證編號420901 鄂新網備字[0701]號 鄂ICP備05003937號-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4013

鄂公網安備 42090202000008號

欄目域名合作:0712-2477865 業務聯系:0712-2886406